北京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发布于 2017-04-26

阿里影业还因淘票票的不菲支出承担数亿亏损的时候,猫眼却悄无声息的盈利了。

  上述盈利并非小数字,根据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日前在投资者交流会中透露的数据,2017年一季度,“猫眼收入超过6亿元,前3月的平均月利润超过5000万元,单月最低利润超过4000万元。”

  如果以对比的形式量化上述数据,每经影视记者根据光线传媒此前披露的数据计算发现,若以“利润总额”理解王长田所称的“利润”,那么猫眼不仅仅是目前四大票务平台中鲜少实现盈利的,并且2017第一季度利润同比增长或超138918%。

  如此亮眼的成绩自然令市场兴奋,也让一向以“烧钱”为代名词的票务网站不由得扬眉吐气。目前持有猫眼19%股权的光线传媒更是透露出“未来不排除增持猫眼”的可能,除此之外王长田更是表示“猫眼正计划独立上市”。

  2017第一季度利润同比增长或超138918%

  背靠新美大和光线传媒,猫眼电影在去年脱离了美团独立分拆之后参与电影的程度愈发纵深。

  从起初的售票平台到进入具体电影项目的上下游,从去年主控发行《驴得水》、《情圣》、《我不是潘金莲》,再到目前联合出品、发行线下热映电影《记忆大师》,猫眼已经从烧钱“拼票补”,“进化”到目前真正主控参与电影项目。

  ▲截至目前,《记忆大师》上映7天累计票房2.27亿元(图/CBO中国票房)

  据王长田日前于投资者交流会中透露的数据,结束烧钱的猫眼2017前3月的平均月利润已经超过5000万元。

  因为并非上市公司,猫眼电影的业绩一直未向市场公布,只能从光线传媒披露的定期的关联交易计划中略窥一二。据去年6月底光线传媒公告数据,2016年第一季度猫眼电影实现营业利润、利润总额10.79万元,净利润8.08万元,2015年度也仅实现净利2.38万元。

  ▲2016年第一季度猫眼电影实现利润总额10.79万元(图/光线传媒相关公告)

  依照上述数据,猫眼电影去年一季度实谓“业绩平平”。在日前结束的光线传媒投资者交流会中,王长田对于猫眼电影的业绩状况进行了详细的说明:“猫眼一季度收入超过6亿元,前3月的平均月利润超过5000万,单月最低利润超过4000万,市场占有率平均39%,最高时候达49%。而且市占率非常稳定,基本在36%~42%之间波动。是售票网站最大规模的盈利”。

  在王长田看来,他对于猫眼实现更为亮眼的年利润“充满信心”,然而考虑到业绩的周期性,猫眼电影2017年的业绩状况却仍待检验。以去年为例,虽然一季度实现盈利,但猫眼电影前三季度却出现了-3405.17万元的亏损。

  ▲2016年前三季度猫眼电影净利润为-3405.17万元(图/光线传媒相关公告)

  “猫眼有独立上市的计划”

  业绩实现扭亏,业务愈发纵深产业链,对于猫眼目前的打算,王长田更是透露“猫眼有独立上市的计划”。同时作为光线传媒上市以来“最重要”的并购决定,王长田更是表示未来“不排除有增持猫眼”的可能。

  此前,光线传媒及其控股股东购买猫眼57.4%股权之时,估值83亿的猫眼业绩远没有如今这般亮眼,可以预测的是,倘若继续增持,光线传媒必将付出更多的真金白银。而给了王长田继续增持信心的,是猫眼的盈利能力和商业模式。

  每经影视记者此前曾撰文分析过,2014年暑期档开始发力的猫眼电影,2014年末上线的淘票票,2015年末合并格瓦拉的微票儿(现更名为娱票儿),还有同年绑定院线的百度糯米,“BAT+猫眼”早已形成四分天下的在线票务格局。而当烧钱拼市场份额的战火接近尾声,四大平台都在依托自身资源探索盈利之道。

  ▲每经邹利制图

  对于猫眼而言,发力电影发行业务成为其独立分拆之后的业务重点。猫眼CEO郑志昊上个月在接受亿欧网采访时表示:“猫眼过去一年在电影发行业务上取得了一些突破,我们主控发行的几个片子,比如《驴得水》、《情圣》等也成为年度黑马片。”

  ▲2016年上映的《驴得水》不仅豆瓣评分8.3分,同时也获得了1.73亿元的票房(图/CBO中国票房)

  今年以来,猫眼电影在产业链纵深更甚,从春节档电影《大闹天竺》、《西游伏妖篇》到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、《记忆大师》,重点档期的电影都免不了猫眼电影的身影。

  猫眼的盈利给了市场对于一向带有“烧钱”符号的在线票务平台稍许信心,然而除了猫眼外,仍然不容忽视其他票务平台的业绩状况。以阿里影业为例,淘票票所属的互联网宣发业务去年亏损6个亿,今年继续烧钱仍然在所难免。



TOP

400-9955-000

APP

微信

COPYRIGHT @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33261015-5 DESIGN BY SOPHIA